奥尔布赖特:从难民到国务卿的犹太女孩用无差别轰炸回报世界

美国第一位女国务卿奥尔布赖特于2022年3月23日逝世,她的一生经历丰富,但客观来说奥尔布赖特绝非什么良善之人。

不可否认的是,奥尔布赖特有着聪明的头脑,在事业上有自己的方法,要不然也不能在竞争激烈的政坛上坐稳美国国务卿的位置。但是纵观她的一生,就连身边和她一起工作的人给她的评价都是极端冷酷的。

奥尔布赖特年幼的时候赶上了残酷的二战,毫不夸张的说,奥尔布赖特的性命是南斯拉夫人民救下来的。本以为奥尔布赖特会心怀感激,在成为美国国务卿以后能够多多少少地帮扶一下南斯拉夫人民,以此来报答曾经的救命之恩。

然而在1999年,奥尔布赖特下令轰炸南联盟国家,该主张甚至遭到了美军参谋长的反对,即便如此奥尔布赖特仍然坚持这样做。

五十多年前,南斯拉夫人民救下来的小女孩在五十年后居然用炮火来回报,着实是令人心寒。

1937年5月15日,奥尔布赖特出生于捷克斯洛伐克的一个的犹太家庭,奥尔布赖特的家境不俗,是一个外交世家。若是生活在和平年代,奥尔布赖特会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

当时正值世界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军队对于犹太人赶尽杀绝。父亲科贝尔在政府部门工作,早早就认识到了德国人对犹太人的仇恨。在这样的情况下,奥尔布赖特一家被迫逃亡到南斯拉夫。

当德军进入南斯拉夫大肆搜捕犹太人,是南斯拉夫人民冒着生命危险庇护了他们一家,将他们送到希腊,后来又从希腊进入英国,父亲科贝尔继续在暗地里为捷克的工作。

由于父亲科贝尔的工作性质特殊,导致他们一家首当其冲地受到迫害。家族中有十多人被关进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最终被折磨致死。

奥尔布赖特对于这段悲惨的历史几乎是亲身接触,二战让她流离失所,亡命天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国家被纳粹消灭。英法意三国表面上是前来帮忙,但其实并没有出手相助,而是以绥靖为名将捷克斯洛伐克拱手相让。

童年的不幸给奥尔布赖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灾难并没有让她更具有怜悯心,相反让她变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人。在奥尔布赖特眼中只有权力和实力才能说明一切,这也成为了她一生的信条。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奥尔布赖特的父亲重新回国担任大使,后来成为了联合国代表。风光无限,受人尊敬。不久后,世界迎来了冷战时期,捷克斯洛伐克加入了苏联阵营成为华约组织的国家之一。

北约与华约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多方面对峙。在这个节骨眼上,科贝尔做出了移民美国的决定,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一下子,科贝尔一家地位一落千丈。众人想不明白,当时苏联的实力还算占有优势,科贝尔毅然决然地选择离开,背负上了叛国的骂名。但是后来,苏联解体,这场冷战最终以美国胜利而告终。

这时大家才明白,原来科贝尔凭借超乎常人的洞察力,发现了苏联在这场对峙中迟早要败下阵来,才决定移民美国。

奥尔布赖特移民美国的时候已经11岁了。在这之前,因为战争的原因,她辗转过多个国家,会说四门语言。战争虽然给她带来了不幸,但是她在多个国家生活过的经历,也为他提供了别人所没有的技能。

奥尔布赖特在学业上顺风顺水,高中毕业之后获得了韦尔斯利大学的奖学金,攻读政治学。韦尔斯利大学是马萨诸塞州的一所私立大学,是一所名副其实的精英学校。

奥尔布赖特攻读的这所精英大学,不仅对学生的家庭背景有要求,对学生的学业水平的要求也及其严格。韦尔斯利大学为鼓励学生学习,分数排名靠前的会有高额奖学金。

大学毕业之后,奥尔布赖特在《丹佛邮报》做一名实习记者。在这期间,奥尔布赖特也收获了爱情。毕业后不久便结婚,婚后七年生下三个女儿。

奥尔布赖特家庭事业两不误,结婚之后她还在乔治城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学习。38岁时完成博士学位,认识了许多高学历的上层人士,与他们志趣相合。

几年后,奥尔布赖特的大学教授被任命为国家安全顾问。由此,奥尔布赖特跟随老师走上了政治这条路,负责联络国会事宜。

1992年,奥尔布赖特在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竞选成功后任命为驻联合国大使。奥尔布赖特是安理会15名代表中唯一一位女性,奥尔布赖特是身上带着光环的女人。

在奥尔布赖特成为联合国大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卢达旺的种族灭绝事件。在这件事中,奥尔布赖特对维和采取了消极的态度。面对国际社会的压力奥尔布赖特恼羞成怒,反咬一口,指责联合国秘书长没有作为。

由此可见,奥尔布赖特是一个性格极端的人。在后来的工作中,奥尔布赖特逐渐积累的经验成为了美国第64任国务卿,也是美国第一位女性国务卿。

奥尔布赖特还是一个坚定的女权倡导者和捍卫者。在公开场合曾多次摇旗呐喊。她坚持女性应该帮助女性,甚至还说过:“地狱中有一个特别的地方,专门收容那些不帮助其他女性的女子。”

奥尔布赖特是冷酷无情的。在1999年,奥尔布赖特亲自敦促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下令对南联盟进行了七十天的无差别轰炸造成了大量的无辜民众死亡。面对她的态度。同事们都感到十分震惊。她曾经仅仅是为了战略目的发动了伊拉克战争,间接或直接地造成了50万儿童的死亡。

也许她的所作所为对于美国的发展是好的,但是她这样的做法泯灭人性,利用其他国家的牺牲来谋求发展,令世界人民诟病。

伊拉克媒体曾经将奥尔布赖特形容为“无与伦比的蛇”。在奥尔布赖特去世后,塞尔维亚社会党主席称:“奥尔布赖特即便离世也将永远背负诅咒。”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