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莱特回忆:一枚胸针差点惹怒普金

1999 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国防部长威廉·科恩和我在一个房间参加庆祝北约成立 50 周年活动。这是个纯粹偶然的事件;我们只是坐在那里相互开着玩笑, 还假扮“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的三只猴子。后来我决定到外面去买三枚猴子胸针。一年后,克林顿总统和我一起前往莫斯科参加一个首脑峰会。对于俄罗斯在车臣采取的军事行动我深感震惊。我认为他们就是恶人。因此,我戴着三枚猴子胸针前去参加与普京总统的会晤。

最开始我佩戴胸针是为了表示我的心情,当时我是美国驻联合国特使。后来,我们对伊拉克实施制裁,我受命要不断指责萨达姆的暴行。为此,他在报纸上发表了一首诗,诗中把我比作一条无可比拟的大蛇。我刚好有一个蛇的胸针,于是就决定戴上它。当媒体问我为什么要佩戴这枚胸针时,我回答说:“因为萨达姆·侯赛因把我比作无可比拟的大蛇。” 而且我个人觉得,这样挺好玩儿的,还到外面买了一大把我认为能够预示未来发生之事的服装佩饰。因此,在高兴的日子,我会佩戴蝴蝶、花和气球。在难过的日子里,我就会佩戴昆虫类饰品。例如,有一次我与俄罗斯人举行会谈时,发现在国务院我的办公室外其中一间会议室里装有。于是,下一次我再与俄罗斯人会晤时,就会戴一个巨大的虫子()胸针。

然而,戴着那些猴子胸针去会见普京总统却犯了一个大错。当我们走进会客厅时,他转向克林顿总统说,“我们总在留心国务卿奥尔布赖特佩戴的胸针”。

然后, 普京转向我问道:“为什么你要戴那些猴子的胸针呢?”我说,“是因为你们采取的车臣政策”。普京总统对我大发雷霆。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做得太过分了,所幸没有影响到他与克林顿总统举行的重要会谈。我没有对此表示过道歉,但我从中领悟到,有的时候你可以稍稍越雷池一步,但在真正严肃的场合,对于那些可能并没有和你一样幽默感的人来说,你这样做可能就太过火了 。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