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主轰炸南联盟、推动北约东扩奥尔布赖特一生贴满“战争”标签

【环球时报驻美国、加拿大特约记者 萧达陶短房环球时报记者 刘洋陈康柳玉鹏】美国前国务卿玛德琳·奥尔布赖特23日因罹患癌症去世,终年84岁。作为美国首位女性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被认为是“创造了历史”。不过,作为冷战结束后的美国最高外交官,奥尔布赖特的职业生涯与“战争”“武力”等紧密联系在一起:她力主对南联盟进行轰炸,公开宣称“如果我们必须使用武力,那是因为我们是不可或缺的国家”;她致力于推动北约东扩,为今天的俄乌冲突埋下了地雷。当被问到美国对伊拉克制裁导致50万儿童死亡是否值得时,她断然称“值得”。对此,俄《欧亚日报》24日称,“奥尔布赖特用血腥的字母在历史上写下了她的名字”。塞尔维亚社会党主席、议长达契奇称,奥尔布赖特在美国和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周年纪念日(3月24日)到来之际去世,所有对无辜民众死亡负有责任的人将“永远背负诅咒”。

奥尔布赖特的讣告传出后,美国政要纷纷表示哀悼。美国总统拜登周三发表长篇声明,称奥尔布赖特作为美国首位女性国务卿,“一次又一次地破除障碍,创造了历史”。拜登回忆起与奥尔布赖事的时光,“我们是合作伙伴和朋友,致力于欢迎新解放的民主国家加入北约,并共同对抗巴尔干地区种族灭绝的恐怖。”奥尔布赖特当年曾力主美国对南联盟进行军事干预,《时代》周刊曾称这是“玛德琳的战争”。拜登当年作为参议员也力推空袭南联盟的提案通过,他曾在听证会上称:“是我提议的轰炸贝尔格莱德。”

1937年,奥尔布赖特出生于捷克斯洛伐克的一个犹太家庭,她的父亲是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官员。1939年,在纳粹占领捷克斯洛伐克10天后,奥尔布赖特一家登上了开往贝尔格莱德的火车,随后在欧洲到处逃亡。二战后,她父亲在美国提出了政治避难申请。奥尔布赖特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师从波兰移民美国的“国际战略大师”布热津斯基。1978年,已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布热津斯基将奥尔布赖特带进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随后她多次担任总统候选人的外交政策顾问。克林顿当选总统后,1993年任命奥尔布赖特为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由于其强硬的外交风格,奥尔布赖特1996年12月在参议院罕见地以全票通过,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性国务卿。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奥尔布赖特的强硬风格从她佩戴的胸针就可看出。1993年,奥尔布赖特在联合国指责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萨达姆因此称她是“一条绝无仅有的毒蛇”。对此,她会见伊拉克官员时就戴上蛇形胸针。奥尔布赖特还曾指责俄罗斯搞窃听,她会见俄外长时就戴上甲虫胸针(英文甲虫一词兼有“窃听”之意)。

CNN称,在冷战结束至“9·11”前的10年间,奥尔布赖特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代言人。她力主扩大北约,使用武力支持的外交在全球“捍卫民主价值观”,并发动战争推翻美国不喜欢的政权。1998年她在接受采访时声称:“如果我们必须使用武力,那是因为我们是美国,我们是不可或缺的国家。”对此,拜登在悼词中也强调:“当我想到玛德琳时,我将永远记得她对‘美国是不可或缺的国家’的热切信念。”CNN称,奥尔布赖特在职期间可能唯一一次“不干涉”是阻止联合国介入卢旺达大屠杀事件,那场大屠杀造成近百万人死亡。多年后奥尔布赖特称这是她“最大的遗憾”。

称,有关奥尔布赖特最有名的事情是她极力推动克林顿政府1999年干涉科索沃危机。1999年3月24日,美国和北约在未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批准的情况下,以“人道主义危机”为由对南联盟发动空袭。奥尔布赖特此前曾与时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发生争执。她厉声说:“如果我们放着这样一支大军不用,留着又有何用?!”鲍威尔后来在回忆录中对这一幕表示过“自愧不如”,他说:“当时我惊讶得连血液都差点凝固了。”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24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奥尔布赖特是克林顿时期美国外交政策的关键筹划者和执行者。这一时期是美国在全球处于单极时刻,也恰逢北约站在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在奥尔布赖特和其他政客的强力推动下,美国在冷战后外交的两个基本指导原则确立了下来:一是确定北约要扩大,二是以“人道主义干预”为由对他国内政进行持续强力卷入,而“人道主义干预”的前提就是“主权相对论”——只要其他国家的自我治理或制度不被美国认可,美国就可以堂而皇之地以“人道主义”为理由对他国进行肆无忌惮的干预。

俄罗斯《观点报》24日称,如果说有一位政客是北约扩张进程的化身,那就是奥尔布赖特。前华约国家加入北约正是在她领导下开始的。她坚定地奉行“历史终结”理念和“单极”路线。这也被认为是现在乌克兰危机的源头,她一直活到她播下的种子发出芽的时刻。

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24日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奥尔布赖特是轰炸贝尔格莱德的积极推动者,但她受到什么制裁了?没有。”扎哈罗娃还称,美国CBS1996年采访奥尔布赖特时问道:“我们听说美国主导的对伊拉克制裁导致50万儿童死亡。这比在广岛死亡的儿童还多。这一切值得吗?”奥尔布赖特称:“这是一个困难的选择,但我认为这是值得的。”

在国际社交媒体上,许多网民对奥尔布赖特的评论与美国官方舆论截然相反。网民格里布金称:“二战期间,塞尔维亚从死亡中拯救了一个犹太小女孩。这个女孩长大后去了美国,成了国务卿,然后……她成为轰炸塞尔维亚的主要推动者。”网民穆哈里德称:“我是当年遭受美国制裁的数百万伊拉克儿童之一。由于美国制裁,我差点因缺乏药物而死去。愿原谅她,但我永远不会。”

塞尔维亚社会党主席、议长达契奇24日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称,奥尔布赖特在美国和北约轰炸南联盟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去世,“有些人没有受过这尘世的惩罚,但上帝的惩罚会降临到他们身上”。达契奇说:“虽然我们不应该为任何人的死亡而欢欣鼓舞,但所有对无辜民众死亡负有责任的人将‘永远背负诅咒’。”

【环球时报驻美国、加拿大特约记者 萧达陶短房环球时报记者 刘洋陈康柳玉鹏】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