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为美国最有权势的女人:39岁才找到第一份工作45岁被丈夫抛弃

前段时间,中国驻美大使秦刚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被美女主持人频频打断,让网民义愤填膺。

然而,在培养过无数政界精英的美国著名高等学府乔治敦大学,却有这样一位教授,她要求同学在课堂上提问时,不要先举手,而是直接打断。

鹰钩鼻,犀利的眼神,正如她的长相一样,奥尔布赖特在国际政坛上是个狠角色。

她担任美国驻联合国代表时,威胁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加利,后者只干了一届就被迫卸任;

在采访中,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奥尔布赖特说出了那句臭名昭著的线万伊拉克儿童的死亡是值得的

奥尔布赖特1937年出生于捷克的一个外交官家庭,她的父母曾任驻南斯拉夫的外交官。

1938年,德国占领捷克一部分。随后,英德法意四国签署了《慕尼黑协议》,将捷克直接瓜分。

现在看来,奥尔布赖特父亲的决定是正确的——如果不走,全家肯定会遭到屠杀。他们的亲友很多都被关进了集中营,大都死在那里。

奥尔布赖特一家先是跑到南斯拉夫首都贝尔格莱德,住了半个月,然后在南斯拉夫有关人员的照顾下,1939年5月,她们一家从希腊来到英国避难。

她还清楚地记得那些心惊肉跳的日子——她们在伦敦的家中放了一张大金属桌子,空袭警报一响,她和家人就赶紧躲在桌子底下。

奥尔布赖特后来在公共场合总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不管面对愤怒的人群还是在紧张得锱铢必较的谈判中,按照她自己的说法,都得益于二战伦敦大轰炸这段日子——你无法控制坠落的炸弹,而唯一能控制的就是自己的情绪和行为。

二战结束后,奥尔布赖特父亲又带着家人回到南斯拉夫,担任捷克驻南斯拉夫的外交官。

后来,美苏两个超级大国进入冷战时期。捷克是苏联主导的华约阵营的国家,但奥尔布赖特的父亲对苏联阵营不满。

其父凭借外交经验,在美国丹佛大学政治系谋到一份教授的工作,后来还成为国际学院的院长。

美国前国务卿赖斯、也是继奥尔布赖特后的另一位女国务卿,还是奥尔布赖特父亲的学生。(复习材料:赖斯:卡扎菲的心中女神,小布什的红颜知己,她凭的是什么?)

奥尔布赖特本人也是美国著名的地缘政治大师,也是吉米·卡特总统的“国师”布热津斯基的学生,正是布热津斯基把年轻的奥尔布赖特带进了美国的政坛。

1955年,奥尔布赖特考入美国最著名的女子学院——卫斯理学院,并获得全额奖学金,主修政治学。

这所女子学院是相当了得,中国家喻户晓的宋氏三姐妹、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等杰出女性都是这所名校毕业的。

大二暑期,奥尔布赖特来到《丹佛邮报》实习,并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一个富家子弟约瑟夫·奥尔布赖特。

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约瑟夫是《纽约每日新闻》创始人的孙子,《新闻日报》创始人的侄子,他的曾曾祖父还是《芝加哥论坛报》的股东。

性格随意散漫的约瑟夫跟性格干脆利落、做事风格泼辣的奥尔布赖特个性正好互补,两个年轻人一见钟情。

港真,中国女性独立自主的地位还真要感谢当年毛爷爷大手一挥,妇女能顶半边天!

这句口号传遍天南海北城镇村落,中国女性们不再只是做家务带孩子的主妇,追求独立自主也更有底气了。

根据那时的劳动法规,女人不能跟丈夫在同一行业工作,“女人怎么可以和你丈夫竞争呢,还是去找点别的事做吧。”

奥尔布赖特怀了双胞胎,又是早产,但她并没有被孩子和生活琐事羁绊,她开始学习俄语,并用了13年的时间攻下了博士学位。

奥尔布赖特的博导就是当时的白宫“谋士”布热津斯基。在老师的推荐下,39岁高龄的她进入了政坛,最初为议员做助理工作。

39岁才找到了第一份真正的工作,这意味着奥尔布赖特实际上比国会里的其他人至少要大上10岁。

后来导师布热津斯基担任卡特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奥尔布赖特也在1978年进入白宫给导师当助理,主要从事对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研究”工作。

1981年,风尘仆仆的奥尔布赖特刚从波兰出差回来,得到了丈夫约瑟夫平静的一句——“我们的婚姻完了”,不啻于晴空霹雳。

而在职场上正春风得意,备受器重的奥尔布赖特一夜间成了拖着三个油瓶的弃妇。

俗话说,女人四十。前夫对年逾45岁的奥尔布赖特外表的苛刻评论,令她自信全无。

由于卡特在1980年的大选中惨败里根,人离开了白宫,奥尔布赖特也转战到了乔治敦大学教书。

奥尔布赖特意识到,如果她只是观察和倾听,她就没有机会说话;而她不主动讲话,这并不只是意味着自己的声音没有被听见,而是美国的声音不会被听到。

在克林顿第二个任期内,奥尔布赖特被任命为国务卿,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性国务卿。

那时的克林顿忙于跟莱温斯基约会,心思已经不在工作上,他将大部分外交政策大权交给了奥尔布赖特。

特别是后来克林顿面临被弹劾,心力交瘁,更让奥尔布赖特在国际舞台上有了大显身手的机会。

1999年初,克林顿担心美军会陷入“越南战争“式的战争泥潭,对军事介入“科索沃危机”尚举棋不定,但奥尔布赖特极力主张入侵南联盟。

当初她的父母带着年幼的她从被德国占领的捷克逃出的时候,正是南斯拉夫接纳了她们全家,恐怕这时,奥尔布赖特全都忘在了脑后。

也正是因为她的表现太过抢眼,这场战争又被称为“玛德琳战争”(奥尔布赖特的全名叫玛德琳·奥尔布赖特)。

而如今俄乌战争的始作俑者北约东扩,追根溯源,也是奥尔布赖特的手笔——1997年在马德里会议上,她主导启动了北约东扩计划,一步步向俄罗斯逼近。

2000年,奥尔布赖特卸任后,她退而不休,成立了国际战略咨询公司——石桥集团,利用她多年积累的人脉,做起了咨询游说的生意。

后来,她还与罗斯柴尔德家族共同投资了私募基金,这个基金也有曾经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发了横财的索罗斯基金的影子。

奥尔布赖特是犹太人,退休后,她在商业上的一系列运作也暴露了犹太人爱钱也善于赚钱的油腻感。

这句话让很多支持希拉里对手的女性选民异常气愤,纷纷谴责她,让离开政坛已久的奥尔布赖特一度上了热搜。

的确,对于灯塔国来说,她是美式民主的捍卫者,是天使,但对于科索沃、伊拉克战争的死难者来说,她不啻于一个恶魔。

在美国,的确有那么一批女性,她们并不是常把女权主义挂在嘴边,但她们却用实际行动证明,她们绝不是红袖添香的角色,她们是实干家。

她们用知识和能力做肌肉,与男性争衡,她们用最猛烈的火力把男性对手压制到版边。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