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金庸时代有人曾用“金庸新”的笔名用两部书蹭出了千万身家

1972年9月23日,在《明报》连载了两年零十一个月的长篇武侠小说《鹿鼎记》最终宣告完结,与此同时,金庸先生对外宣布,这将是其最后一部武侠小说,从此之后他将挂剑封笔,退出江湖。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自此成为了江湖绝响,但此时,在港台地区的武侠迷们纷纷感慨叹息之际,大陆这边却很少有人知道金庸这个名字。

六年之后,大陆施行了改革开放,人们在打开窗口看世界的同时,也看到了那片近在咫尺、绚烂瑰丽的武侠世界,虽然当时金庸先生已经封笔,但其先前的那些成名小说,在流入大陆之后,顿时便掀起了一股无法阻挡的武侠潮。

这股热潮在给大家带来精神盛宴的同时,也给众人带来了不小的遗憾,那就是和六年前港台武侠迷们一样,当众多武侠爱好者们追完金庸小说之后,同样产生了那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你说为啥金庸就不能再接再厉,继续往下写了呢?

以至于后来,当我在书摊上无意间看到标有金庸新著的小说之时,便毫不犹豫地捧起了那本叫做《九阴九阳》的小说,想要赶紧一睹为快,虽然当时读时的感觉有些奇怪,这本书和以前那种写法好像有些不一样,但在当时那种饥不择食的时期,只要是金庸写的就成呀。

在没有网络的年代,人们获知信息的途径落后,以至于十几年后,我才知道,原来当年自己看的那本书,竟然是个“李鬼”所著,这位起名叫“金庸新”的作者着实蹭了一波金庸的热度,蹭得实实在在,而且蹭得还相当成功。

因为,实在是没有想到,金庸著和金庸新著,竟然会是两个作者,这本书,恐怕是我第一次上交的智商税。

比起后来起名叫“令狐庸”、“金庸巨”、“全庸”、“金康”、“全康”的那些作者,“金庸新”的辨识度非常低,隐秘性强,而且“金庸新”这三个字,新字还和金庸两个字空开了,与著连在一起,很容易让人误解成金庸的新著。

误买的读者非常多,毕竟是,盼望着,盼望着,金庸又来了,在金庸大师的名气之下,这位化名“金庸新”的作者成功地窃取到了一流量。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人家当时选材也是确实非常具有迷惑性,如同金庸小说的番外篇,这本《九阴九阳》本身就是射雕三部曲中的成名武功秘籍,这种名字一出来,让人第一反应也就是金庸来了。

不过《九阴九阳》之中所塑造的主人公段子羽,被刻画成了一个杀人如麻、喜怒无常的魔头,这种武侠创作精神明显与金庸先生之前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侠义精神相违背。

因此,这种脱胎于金庸小说的番外篇,虽然满足了不少人一探究竟、后事如何的渴求,但依旧不能将其归为金庸武侠小说集合里的一个衍伸,金庸小说本身有着厚重的历史积淀、丰富的文化底蕴,金庸新的作品与之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然而,即便文章质量上有着天壤之别,却不代表人家金庸新那时没有成功,在当年,单靠这个打着擦边球的名字,最终为其收获了第一桶金。

金庸新有两部作品,一部是《九阴九阳》,另一部是《大侠风清扬》,单单第一部作品在内地创下了销量超过四百万册的奇迹,在九十年代,靠着这两本书,金庸新也最终跻身成为了一名作家富豪,收入千万之多。

不过,随着后来网络的普及,加上人们对蹭金庸先生名字的这些作家的了解,再想靠名字蹭热度越来越难了,因此,后来金庸新开始改写历史题材类的小说,并改用其本名,即便后来偶尔也写一两部武侠小说,也用阳朔此名,再也不用金庸新这个名字了。

有时候,也是时势造英雄,后金庸时代,群魔乱舞,金庸新不捞一把,恐怕金庸巨、他们就把这一把给捞走了。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also like these